比如

2021-04-24 06:24

指符合条件的执业医师经卫生行政部门注册后,受聘在两个以上医疗机构执业的行为。

相关链接

为什么不充分发挥医生的这些业务资源呢?

在拥有30多年基层医疗工作经验的全国人大代表、罗山县中医院妇产科主任李琦代表看来,这个设想是好的,但是实际工作中落实很难。她说,一个医院好的医生并不多,而患者相对多。这些医生走得了吗?医疗质量也是她担心的问题。她说,现在医疗手段比较多。可能医生水平很高,但是没有检查设备,你如何保障医疗质量?

郑州今后是否会允许在职医生开办诊所?“就目前来讲,根据省里有关个体诊所管理办法规定还不允许,但是否会随着多点执业等放开,待省里相关讨论研究确定后,必定会有定论的。”郑州市卫生局相关负责人说。

王陇德代表举例说,北京阜外心血管病医院院长胡盛寿就表示,他们的很多医生可以再办一个阜外医院,“我们为什么不充分发挥医生的这些业务资源呢?”

【北京】王陇德:赞同

省卫生厅的统计数据显示:2011年10月1日起,我省开始试行“医师多点执业”,截至目前,两年多的时间内,我省卫生部门先后批准多点执业医师5293人,而这相对于庞大的医生群体,只是少数。

河南已批准5293位多点执业医师

医生自己开诊所,医疗质量能保障吗?

【河南】李琦:基本赞同,但保留疑问

得知北京要试水“在职医生开办诊所”政策时,医生周国平很高兴,他觉得这是医改的一个方向,是在逐步和国际接轨,“在国外,在职医生开诊所很普遍”。

落地

相对于庞大的医生群体,这只是少数

卫生厅:我省卫生部门已先后批准多点执业医师5293人

多点执业

周国平退休前曾是郑州一家二级医院的院长,退休后,抛不开医疗情结的他,在去年11月11日,开办一个爱心诊所:国平义务诊所,免费为老百姓看病。

分析其中原因,周国平说,我国医生身份是“单位人”,而不是“社会人”,这是自由流动的最大障碍。他建议,北京的“在职医生开办诊所”要想彻底实行,首先第一关需要突破的就是人事制度改革。

2月27日,北京市卫生计生委表示,将允许公立医院医生开办私人诊所。这一新政能否成为“看病难、看病贵”的解药?昨天,全国人大代表、原卫生部副部长王陇德就这个问题,“对话”同样作为全国人大代表的基层妇产科医生李琦。

他表示,国际上的规律也是这样,因为多点执业可以充分调动积极性,把高技术资源发挥出来,“我们现在把他限制在医院内部,不是照样周末出来?反而会有一些灰色空间,而且这种灰色空间更不利于病人安全。不敢让医院知道,做完手术就跑,病人的安全怎么办?”

全国人大代表、原卫生部副部长王陇德对新政表示赞成。

因此,她建议,有的领域可以放开,有的不能放开。比如,牙科可以,像内科、外科、妇产科,这是一个系统的治疗,不能随便放开。

全国人大代表、原卫生部副部长王陇德资料图

“基层医院的技术力量比较薄弱,并且在萎缩,甚至还没有上世纪80年代好。因为一个医生成熟后,往往被调走。”李琦代表建议,基层医院有医疗基础,只要把它充实一下就行。比如,医生晋升,起码5年以上基层工作经验。